论坛广播台
广播台右侧结束

主题: 生产队往事漫忆之五——打麦场

  • 月是故乡明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375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21/9/13 16:08:55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高邑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

生产队往事漫忆之五——打麦场

关占彬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
打麦场,有的地方叫谷场。

一个村有几个生产小队就有几个打麦场。打麦场一般设在村庄周围,离村很近,方便老人孩子进场做工。

用现在的眼光看,打麦场就是那个年代村里的”公园”,做工,歇凉,讲天文地理,男欢女爱,一切趣事都会在打麦场上发生。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
打麦场一年四季在那儿摆着,场上基本不断人。春天,亮堂堂的场面上,只剩下一堆烂麦秸垛和一堆烂豆秸。是为沤粪和饲养牲口炒锅用的。这会儿我发现场上有蛇、老鼠爬过的痕迹和喜鹊鸽子嬉戏的场面。

我们队的打麦场边上,挖了一个方方大大的粪坑,天暖一解冻,社员们第一项任务就是把场上烂麦秸挑进粪坑,一层麦秸一层土,压实了,大水一灌,等待起粪。由此拉开了一年春耕的序幕。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
打麦场上趣事多。麦场上收获的庄稼是政绩的表现。在我记忆里,县委宣传部来人在场上照过像,选择的镜头是老队长扬场的场面,畚箕高举,麦圈如虹,下面麦堆如山,出人意料,一个光屁股小孩突然闯进镜头,令摄影师大为不快,赶紧把小孩驱走,再照一张,说像片里有政治,不能露”穷”。

五黄六月麦场上最忙,三百多亩小麦陆续进场,场上如翻江倒海,有运送的,有卸垛的,有碾压的,有挑麦秸的,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从麦场一直绵延到麦地头,没有一个闲人。因此,麦场上会演绎出各种趣事趣闻。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
队上一个富农子弟竟和一个贫农女儿谈起恋爱。爱到走火入魔,藏在麦秸垛里亲密,如痴如醉,沒听见外面一丝声响,被一群上工社员用木杈挑了出来。纸里再也包不住火。俩人被传唤到公社革委会接收审讯,接下来关禁闭,在全公社戴牌子”游街”三天。其供词细致入微,毛发毕现,秽不能笔至书面。从人性的角度衡量,滥行禁欲是那个年代不能开脱的一宗罪。从道德层面看,他们的恋爱纯洁无私,比现在的明星绯闻高尚得多,人们从良心上给予莫大同情。但最终棒打鸳鸯各分东西。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
一九六九年我们村分来十二名知识青年,六男六女。天津卫的人哦,说话好听,话音像水波纹儿,凹一个柔柔的尾巴。从大队领导到全村社员对他们高看一眼厚爱一层。沒人给他们派脏活重活。他们比较自由。想上工就懒洋洋地上,不想上给队长说一声就行。

打麦场上鏊战正酣,却瞅不见一个知青的影子,老队长急火攻心,抛下手中木杈,满头热汗,连跌带跑找到知青点,一推门,傻了:他眼前出现一群”白天鹅”,在水雾中泼撩纷纷……被他这一闯,惊出一阵尖唳的叫声。老队长不知所措,急忙咣当一声关上门,往回跑,跑了一段路,蹲在烈日下,双手捂眼,好一阵才缓过神来。他生怕触犯了”侵犯知青”的天条,赶紧跑到大队革委会汇报,引来的却是一阵热闹的大笑。后来,这件事伴着他传为终生”美谈”。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
不过,革委会对知青谈恋爱不作干涉,甚至暖昧到支持他们谈,更希望她们与本地青年谈。

我们队知青户的房东大安比我小两岁,一直追求一个姓侯的女知青,麦场上替小侯扛麦子,浇水替小侯挥锨挖畦口,把母亲省下的花生大枣送给小侯吃,最终也没有留住小候一颗心。一九七五年小侯返城,还借了他二十七块钱,三年后大安出差去天津找了几条街才把钱讨回来。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
秋收。麦场上堆满高粱、谷子、大豆,泛出一股甜人的气息。经过社员一个月的忙碌,这些庄稼归仓入库。场上只剩下一堆一岗的山药。霜降后,山药堆上苫满山药蔓子谷草排子。山药多,一时吃不了,分不下,只好这样堆着。后来,生产队建起粉条作坊,山药的储量逐渐减少。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
天冷了,场上的山药需要人看护。”看场”这个生产队专用名词也到了收尾的时候。

我跟小叔和另外两个小青年主动担起了责任。晚上扛着被子踏着月光去看场。冷霜悄悄落在树稍上,山药蔓子上,地窨子一一我们的安居之所,边沿上的枯草一片洁白。窨棚内的草炕别有一种温暖,被卷子朝上一放,四个人谈天说地。我们有一个习惯,每晚在场边上挖个坑垒一个坷垃窑一一那是一种特殊的乡趣,土得掉渣。用豆秸火把坷垃烧红,把挑好的十几块山药投进去,快速把坷垃砸烂,挖几捧湿土盖上去,拍实了,就回到窨棚里继续闲聊。一个小时后,端手电筒去挖那山药,一个个烧得滚热焦黄,剝开了丝丝热气直把甜香送进鼻孔,用现在一句时髦话形容,比市场上的”热狗”还漂亮诱人。享够了口福,欢欢实实睡一个懒觉。这样的日子会持续一个月。有一年大雪封场,山药消化不完,只好在场里守护着,罪受够了,却不知不觉,傻傻地快乐着!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
打麦场什么时候消失的呢?我印象是改革开放第二年,本地的一九八一年春天。分田到户了,分到打麦场的人家用拖拉机把麦场深耕一遍。尽管如此,有三五年可以从庄稼的长像上分辨出麦场的轮廓。

我曾在一首诗里写道:打麦场是母性的,它一圈一圈象母腹的纹理,养育了一村社员。留给我宝贵的记忆。

2021年9月5日

(作者系高邑县作家协会副主席)

关占彬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
打麦场,有的地方叫谷场。

一个村有几个生产小队就有几个打麦场。打麦场一般设在村庄周围,离村很近,方便老人孩子进场做工。

用现在的眼光看,打麦场就是那个年代村里的”公园”,做工,歇凉,讲天文地理,男欢女爱,一切趣事都会在打麦场上发生。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
打麦场一年四季在那儿摆着,场上基本不断人。春天,亮堂堂的场面上,只剩下一堆烂麦秸垛和一堆烂豆秸。是为沤粪和饲养牲口炒锅用的。这会儿我发现场上有蛇、老鼠爬过的痕迹和喜鹊鸽子嬉戏的场面。

我们队的打麦场边上,挖了一个方方大大的粪坑,天暖一解冻,社员们第一项任务就是把场上烂麦秸挑进粪坑,一层麦秸一层土,压实了,大水一灌,等待起粪。由此拉开了一年春耕的序幕。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
打麦场上趣事多。麦场上收获的庄稼是政绩的表现。在我记忆里,县委宣传部来人在场上照过像,选择的镜头是老队长扬场的场面,畚箕高举,麦圈如虹,下面麦堆如山,出人意料,一个光屁股小孩突然闯进镜头,令摄影师大为不快,赶紧把小孩驱走,再照一张,说像片里有政治,不能露”穷”。

五黄六月麦场上最忙,三百多亩小麦陆续进场,场上如翻江倒海,有运送的,有卸垛的,有碾压的,有挑麦秸的,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从麦场一直绵延到麦地头,没有一个闲人。因此,麦场上会演绎出各种趣事趣闻。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
队上一个富农子弟竟和一个贫农女儿谈起恋爱。爱到走火入魔,藏在麦秸垛里亲密,如痴如醉,沒听见外面一丝声响,被一群上工社员用木杈挑了出来。纸里再也包不住火。俩人被传唤到公社革委会接收审讯,接下来关禁闭,在全公社戴牌子”游街”三天。其供词细致入微,毛发毕现,秽不能笔至书面。从人性的角度衡量,滥行禁欲是那个年代不能开脱的一宗罪。从道德层面看,他们的恋爱纯洁无私,比现在的明星绯闻高尚得多,人们从良心上给予莫大同情。但最终棒打鸳鸯各分东西。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
一九六九年我们村分来十二名知识青年,六男六女。天津卫的人哦,说话好听,话音像水波纹儿,凹一个柔柔的尾巴。从大队领导到全村社员对他们高看一眼厚爱一层。沒人给他们派脏活重活。他们比较自由。想上工就懒洋洋地上,不想上给队长说一声就行。

打麦场上鏊战正酣,却瞅不见一个知青的影子,老队长急火攻心,抛下手中木杈,满头热汗,连跌带跑找到知青点,一推门,傻了:他眼前出现一群”白天鹅”,在水雾中泼撩纷纷……被他这一闯,惊出一阵尖唳的叫声。老队长不知所措,急忙咣当一声关上门,往回跑,跑了一段路,蹲在烈日下,双手捂眼,好一阵才缓过神来。他生怕触犯了”侵犯知青”的天条,赶紧跑到大队革委会汇报,引来的却是一阵热闹的大笑。后来,这件事伴着他传为终生”美谈”。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
不过,革委会对知青谈恋爱不作干涉,甚至暖昧到支持他们谈,更希望她们与本地青年谈。

我们队知青户的房东大安比我小两岁,一直追求一个姓侯的女知青,麦场上替小侯扛麦子,浇水替小侯挥锨挖畦口,把母亲省下的花生大枣送给小侯吃,最终也没有留住小候一颗心。一九七五年小侯返城,还借了他二十七块钱,三年后大安出差去天津找了几条街才把钱讨回来。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
秋收。麦场上堆满高粱、谷子、大豆,泛出一股甜人的气息。经过社员一个月的忙碌,这些庄稼归仓入库。场上只剩下一堆一岗的山药。霜降后,山药堆上苫满山药蔓子谷草排子。山药多,一时吃不了,分不下,只好这样堆着。后来,生产队建起粉条作坊,山药的储量逐渐减少。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
天冷了,场上的山药需要人看护。”看场”这个生产队专用名词也到了收尾的时候。

我跟小叔和另外两个小青年主动担起了责任。晚上扛着被子踏着月光去看场。冷霜悄悄落在树稍上,山药蔓子上,地窨子一一我们的安居之所,边沿上的枯草一片洁白。窨棚内的草炕别有一种温暖,被卷子朝上一放,四个人谈天说地。我们有一个习惯,每晚在场边上挖个坑垒一个坷垃窑一一那是一种特殊的乡趣,土得掉渣。用豆秸火把坷垃烧红,把挑好的十几块山药投进去,快速把坷垃砸烂,挖几捧湿土盖上去,拍实了,就回到窨棚里继续闲聊。一个小时后,端手电筒去挖那山药,一个个烧得滚热焦黄,剝开了丝丝热气直把甜香送进鼻孔,用现在一句时髦话形容,比市场上的”热狗”还漂亮诱人。享够了口福,欢欢实实睡一个懒觉。这样的日子会持续一个月。有一年大雪封场,山药消化不完,只好在场里守护着,罪受够了,却不知不觉,傻傻地快乐着!

登录查看大图
登录/注册后可查看大图


打麦场什么时候消失的呢?我印象是改革开放第二年,本地的一九八一年春天。分田到户了,分到打麦场的人家用拖拉机把麦场深耕一遍。尽管如此,有三五年可以从庄稼的长像上分辨出麦场的轮廓。

我曾在一首诗里写道:打麦场是母性的,它一圈一圈象母腹的纹理,养育了一村社员。留给我宝贵的记忆。

2021年9月5日

(作者系高邑县作家协会副主席)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